主页 > 综合新闻 >

记2016“寻找云南”社会创新行动——古村落保护?遇见传统生活美

编辑:小豹子/2018-07-17 20:12

  社会创新,是一种针对某个社会问题的新颖解决方案,与现有的方式相比,它更有用、更高效、也更具有可持续性。这个过程创造的价值主要会让作为整体的社会收益,而不仅仅是个人。寻找云南,是寻找云南的一些人、一些变化,寻找一种精神气质,也是从我们的内心出发,寻找内在连接,让彼此产生关联,形成一个友善的网络,这即是社会创新的精神。5月28日,2016“寻找云南”社会创新行动第一期活动在大象艺术中心与大家首次见面,共同分享社会创新的思考与行动。

  2016“寻找云南”社会创新系列沙龙海报

  在讲求发展、高效、而迫切追逐现代化便利的时代,我们需要回头看见,有一种不同的生活形态,从深邃的岁月中缓步走来,面目从容温厚,任四时变迁、节气迎送,始终如一。传统村落,是农耕文明不可再生的遗产。它是世外桃源,也是烟火人间;它潜埋着历史的根脉,也承载着乡愁。目前,平均每3天就有一个古村落消亡,还有更多的空留躯壳,灵魂已经死去。如何恢复古村落的生机和活力,留住传统的建筑、生活、精神和美学,并令其得以传承2016“寻找云南”社会创新行动第一期——古村落保护遇见传统生活美学主题沙龙上,带着这个问题,六位这一领域的研究者与行动者,与大家一同分享现代都市文明之中的田园梦想。

  杨雄 《害羞的墙》

  一个来自于泸沽湖的藏族建筑师,是杨雄对自我最深刻的身份认同。

  生长于泸沽湖,多年来求学于外,在研究古村落保护与更新的过程中重回家乡深深被感动,却痛心于原乡之美在旅游开发中被一点点的瓦解。

  分享嘉宾:杨雄

  当外界文明进入传统村落改变其物理空间的时候,并非简单的改造,而需要有人类学、社会学的介入。摩梭建筑中的围墙,从聚落边界到家屋边界到四合院,物理空间对应了相应的社会关系,包括聚落族群、亲属、家庭和生老病死各个部分。当围墙被一层一层拆解,我们的文化也在一层一层被瓦解。当我们探索回归的时候,必须去找寻村落空间的逻辑,如此才能从最核心一步一步恢复物理空间,从何回归传统的生活。

  曾莉 《诗意地栖居》

  “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曾莉,钱王街品院的创始人,一位怜花、爱茶、喜香的云南女子,小时候向往营造如诗般美好的生活意境,现在她正把践行和倡导中国传统文化生活作为事业。

  分享嘉宾:曾莉

  古代文人四艺——插花、挂画、点茶、焚香,是一项立体工程,通过嗅觉、味觉、触觉与视觉的体验,品味不一样的美学感受。文人雅集,曲水流觞,松下抚琴,特殊的仪式感让将日常生活和聚会提升至艺术境界。今日人心浮躁,聚会时手机取代了人的面对面沟通,对生活的融入和感受越来越缺失。“我们要的,并非生活的美学,而是审美的生活。”——更多的去发现和了解生活美的部分,将之放大,融入日常生活方式。

  “生活美学,不仅仅是关于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的美学,也是从我们日常点滴中,去发现、表达和承载美的理想与心灵。”

  邹洲 《乡村实践工作群》

  邹洲,云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老师,带来乡村实践工作群的分享。

  分享嘉宾:邹洲

  过去的教学注重让学生去适应都市快速发展的设计环境,了解时尚、前沿的当代设计,然而当发现设计对生活改变的力量如此之大的时候,需要停下来好好想一想,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设计,需要设计带着怎样的影响。于是2012年,就有了乡村实践工作群。

  昆明团结乡大墨雨村的城市边界永续生活实验区设计项目,就是乡村实践工作群对城市和乡村生活模式的一种探索。学生和老师们,成为一群开心生活的另类农夫,挥汗在土地上用双手耕作,用模型灌溉,以建筑收获当代的田园风景。

  谭人殊 《艺术介入》

  谭人殊,另一位设计学院老师,在思考关于乡村复兴运动背后蕴含的深层逻辑。

  分享嘉宾:谭人殊

  关于乡村,存在这两种声音,一种出于记忆与情怀的诉求,为传统村落的衰落而担忧;另一种从社会经济学的视野来审视当前中国乡村的现状,认为农村凋敝是向城镇化发展的趋势。

  对乡村的关注越来越多元,进入一种混沌化,每一种因素都充满变量,标志着乡村即将进入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化时期。在这个混沌的时期,对乡村的“艺术介入”会成为一种催化力量——以“艺术”的方式创作、记录、传播,为乡村引入关注,触发乡村在多元视野下的化学作用,并完成自由选择和自我进化。乡村实践工作群关于艺术介入的尝试,经历了由设计到记录的发展:

  最初是专业范围内的介入,设计在东川汪家箐村传习馆和石屏化石村博物馆,既遵从本地乡土元素,又体现了关乎技术与文明的创意。在此过程里,发现不能满足于改造,而应该把村子原本的东西带出来,于是开始了原生村落的记录,以影像、绘画等方式记录人文、地理、物象。继而开始进行文学介入,创作关于人和场所生存状态的连环画故事。以此,期待艺术和设计为乡村复兴产生往更美好的未来催动的动作。

  朱晓燕 《初心——石屏古建筑与传统民居保护》

  受汉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影响,地处滇南的石屏在数百年历史变迁中留下了丰富的物质文化遗产。石屏文物管理所所长朱晓燕,从童年在洄澜桥阁种下的记忆和情怀,到多年后从事文物保护工作,一路历程中感怀深刻。

  分享嘉宾:朱晓燕

  随着时代发展,大量的古建筑已经失去原有功能。在传统村落保护进程中,除了对其进行修缮、维护外,我们怎样恢复散落在村落里的祠堂、寺庙、楼阁等古建筑的功能这些古建筑在传统文化复兴的过程中怎样担当起教育、教化的责任带着这样的问题,朱晓燕娓娓讲述了洄澜桥阁和李氏宗祠的故事。

  在维护石屏古建筑路上,有倾注岁月坚守宗祠的垂暮老人,也有寄托着传统复兴的新生力量。在2012年夏天带领一群孩子参观建于咸丰年间的玉屏书院时,她震惊于眼前蛛网遍布、瓦透梁倾的破败景象,却看到孩子们对这个古旧的院子极为喜爱,流连忘返。在修缮玉屏书院和袁嘉谷故居的过程中,朱晓燕也在思考和探索,如何让文物凤凰彩票欢迎你(fh643.com)在新的历史时期发挥作用,服务于更多老百姓,成为全民共享的物质文化遗产。“文化遗产保护,任重道远。今天来到这里,我知道我并不孤单,在文化遗产保护这条路上,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坚持,坚守!”

  欧阳志勤 《走进翁丁古寨》

  翁丁,掩映在葱郁的古树中一个美丽神秘的原生态佤族村落,它位于沧源佤族自治县勐角乡,有着近400年的建寨历史。云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工程师欧阳志勤,在负责“翁丁村环境保障技术研究与示范”课题研究时深入翁丁古寨,与来自寨子里的佤族姑娘一起分享了这片世外桃源神秘的人文风俗传统、原乡情怀,以及发展中的忧思。

  分享嘉宾:欧阳志勤

  翁丁信奉“万物有灵,人鬼(神)共居”。村子中央立寨桩,带着传统图腾,逢年过节要烧火塘在此载歌载舞举行祭祀,以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丁兴旺。木鼓是佤族的“通天之鼓”,是佤族的母亲象征,也是翁丁先民建构的心灵安全屏障。拉木鼓,是整个村寨人都要参与的盛大活动。届时,魔巴(巫师)鸣枪并敲击召集村寨群众,举行祭祀和剽牛活动。

  随时旅游开发和人口的增加,翁丁的环境污染问题日益明显,儿童缺乏基础教育,青少年辍学打工等问题也成为欧阳志勤的忧虑之处,她正与其他社会团体和伙伴,为改善这些问题,帮助翁丁保护和发展不懈努力着。

  古村,是属于古村原著居民的,是云南的,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是人类共同的资源和财富,保护和利用好祖先留下的历史文化遗产,需要大家携手同行。

  关于2016“寻找云南”社会创新计划

  2016“寻找云南”社会创新计划是由云南青年创业就业基金会、2016云南社会创新创业论坛凤凰彩票网(fh643.com)筹备组主办,由英国驻重庆总领事馆CNF项进行支持的系列沙龙及论坛活动。

  第一期沙龙合照

  云南社会创新的发展,正处于一个初级和多元发展的阶段,由于云南多元的民族和地域文化,很多着眼于文化、自然、生活、教育的机构和个人(不论商业机构、NGO、新生社会企业、高校乃至政府机构),都在发生或大或小的思考和改变,以应对社会转型中正在发生的一些新需求,这种改变即可称为“社会创新”。改变,来挑战和机遇,如何在其中打破藩篱,建立交流与合作的新渠道,值得我们共同期待。

  2016年,这一项目计划通过5月——9月的沙龙、论坛等系列活动发掘和推动云南社会企业、社会创新领域的行动者以及实践经验,通过资源连接,建立分享、交流、研究、培训合作,同时还将对云南社会企业、社会创新领域的发展成果进行资料纪录、整理与传播。

上一篇:军旅文化主题书法作品 下一篇:没有了